高冷的军爷

我爱张艺兴!我爱吴世勋!我爱朴灿烈!我爱他们!

【花吐症】

花吐症好有趣!

写一个试试!

以太一和阿和高中是同班同学为背景


正文


今早起床之后八神太一就懵逼了。


毕竟只是打了个哈欠就从嘴里冒出了几朵小花应该不是啥正常的人能干出来的。


坐在床上失魂落魄了好半天,太一抽了抽嘴角,两只手指捻起花朵,观察了一下。


妈啊我居然不知道这花叫什么?!


刚打算掏出手机查一查,就听得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吓得他赶紧把花扫在地上,全部堆到了床底下。


“哥哥起床了~!”嘉儿打开门,发现太一正坐在地上往床底下看,“你在看什么?”


嘉儿凑近过去,想要把脑袋凑到床下一探究竟,被太一用手推住,“什么都没有!”


嘉儿被推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她有点生气的稳住身形,却在恍惚之间发现了太一的秘密。


“这是什么?!”太一一个没注意便被嘉儿钻了空子,嘉儿扑到床边,眼疾手快的从床下捏出一朵花,然后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哎呀哥哥你居然还有这种爱好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文艺小清新!”


然后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打算出去让妈妈看一下自己的亲儿子居然是一个能够赏得春花秋月的文艺少年,刚站起身就被太一扯住了衣领。“讨厌的太一你干嘛?!”


“嘘!!”太一红着老脸一张跑到门口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发现有啥不对头的,又脸红红的跑回来:“我给你说件事……你不准给别人说……”


他真的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这样决定的,毕竟这件事太奇怪了,他从没见过有谁这样过。他不想要一个人承担这件事,而嘉儿是他最能够信任也是唯一能诉说的人了。


“这些花……是我吐出来的……”


嘉儿还在等太一的下一句,却没了下文。“……诶?”她愣了一下,没太懂。“吐出来……是什么意思?”


太一简直败给嘉儿了。你说她呆,她比谁都机灵,需要她机灵的时候她又很呆,真是气死了!


在太一好说歹说费劲唾液一边说话一边吐花终于解释清楚的时候,嘉儿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摆出一张严肃的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啊马上就要迟到了,先去上课吧我到时候有思路了再告诉你。”


被吊着一肚子的问号的太一一路上提心吊胆的走着,生怕被别人看出点什么不一样的,就连对门奶奶打招呼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活力无限的说你好,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微笑了一下。


奶奶眨了眨自己雾蒙蒙的双眼,露出了一个微妙的微笑。


站在学校门口,太一深吸一口气,决定今天一天以自己“感冒了嗓子疼”为由一天不说话。然后走进了校门,蒙头走了起来。


刚到班门口就发现门被一个身影堵住了,他抬起头,发现石田大和正低头看着他。


……不就是比你矮了半个头吗你有必要低下头看我吗?!太一闷闷不乐的推开了挡路的阿和,把包甩在桌子上然后就趴在了桌子上不动了。


阿和一头雾水,他要是可以听到太一的心声,一定会翻个巨大的白眼。


我去啊到底当初是哪个觉得我不低头看他是因为我在鄙视他啊!这么百变到底是为哪般?!


于是乎他有一点小莫名,于是乎他也趴在桌子上,和太一后脑勺对着后脑勺的睡了起来。


一下课嘉儿就跑到了太一班门口,悄悄的把他拉倒了角落,然后拿出手机着急的凑到太一面前,好像要把手机戳到太一脸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吐的是啥花?”然后她又把手机往太一脸上推了推,“你看啊!是木春菊啊!”


太一简直摸不着头脑,一边往后躲着一边推开嘉儿的手:“哎哎哎你悠着点,木春菊怎么了?”


就说了两句话的功夫,那白色的小花便零零星星的散落了一地,倒也是蛮好看的。


“木春菊不是啥大事。”嘉儿一脸严肃的把头凑到太一脸前,装出一副神秘的样子,“重要的是你知道它的花语是什么吗?”


太一一脸黑线:“不要以为你哥突然特异功能的吐出几朵花你哥就可以去当植物学家了好吗?”


虽然很想吐槽知不知道花语和是不是植物学家完全没有关系,但是直觉上感觉让自家哥哥了解到木春菊到底是个啥玩意更为重要点的嘉儿理智的转移了话题,“木春菊的花语是——”


她停顿了一下,满意的看着太一终于有点浮现紧张气氛的脸,拖长声音解答了。“是暗~恋~哦~”


太一直接短路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自己的思维好像回来了点:“暗……暗恋?”


嘉儿点了点头,然后眼巴巴的盯着太一的脸,想从那张正直的脸上看出点啥来。


太一迷茫的挠了挠头,绞尽脑汁却不自知。“我……我没有暗恋谁啊……”


嘉儿沉默片刻,她一直知道太一情商颇低,没想到他居然连自己有没有暗恋谁都不知道。“你一定要知道啊!”她难得对太一大声了一次,“要是不知道,你就死定了啊!”


太一整个人都懵在了原地,嘉儿一脸严肃的拉下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说到:“笨蛋太一,如果你能找到你暗恋谁的话,就去亲她,不然的话你就会一天天的虚弱下去,最后……”她哽咽了一下,接着说:“你就会死了。”


太一真的是吓坏了,他推开嘉儿,看着自己妹妹泛红的眼圈,他突然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后背都开始发凉。“我……”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干涩的喉咙被润湿的疼痛使他清醒起来。“我会的,会的。”


……TBC……


评论(27)
热度(82)
© 高冷的军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