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的军爷

我爱张艺兴!我爱吴世勋!我爱朴灿烈!我爱他们!

同居十五题【勋兴】

来自@琵琶珏  太太的十五题

1.早安【晚安】吻

自从在一起后,吴世勋就立了一个规矩。

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有一个晚安吻。

张艺兴脸皮薄,很不习惯这个规矩。

可是被吴世勋每天晚上压在床上亲来亲去的,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2.一方晚归

张艺兴今天都快下班了,才收到通知说公司合作的合同出了点问题,于是不得不留下来加班。

可是答应了晚上要和世勋一起看电影,这一加班,别说看电影了,自己能赶在十点之前出公司都是很难了吧。

还是打个电话给世勋说一下吧……估计这孩子又要闹别扭了。

想起自己那个爱闹别扭的小朋友,张艺兴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拨通了电话。

电话刚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喂,咦兴,你下班了吗?是不是需要我去接你吃饭?”吴世勋温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听到这一声张艺兴想起吴世勋说起这部电影时亮亮的眼睛,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世勋,我今天……”

听到张艺兴卡住了,吴世勋就懂了,“你今晚又要加班了,是吗?”他深呼吸了一次,“没关系啊,工作要紧嘛。”

吴世勋这次没有闹别扭,让张艺兴有点吃惊,也让他更加抱歉,“对不起啊世勋……又放了你鸽子……下次,下次哥一定陪你,好吗?”

听到对面有些恳求的感觉,吴世勋搓了搓脸颊,笑了一下,他知道因为工作的缘故张艺兴老是放他的鸽子,但是他从来没有怪过他,毕竟他也明白,工作更重要。“没关系,你要是觉得抱歉的话,就让我去接你下班,然后你请我吃蛋糕吧~”

3.一起购物

又是一个双休,放纵自己一觉睡到自然醒的两人又在床上玩了一会幼稚的游戏之后,就起床打算做饭了。

被吴世勋从背后抱着企鹅走晃到了冰箱前,打开门之后发现里面除了几颗彩椒还有几瓶牛奶之外再没有能吃的东西,于是张艺兴决定吃个外卖之后去买东西。

吃完午饭两个人收拾了一下,下楼发现阳光正好,于是就玩着踩影子玩到了超市门口。一进超市,张艺兴就推着小车一个道一个道的往过溜,吴世勋跟在后面,看到想吃的东西就取下来往车子里面丢,不一会儿车子就满了。

结账的时候发现买了一大堆零食,根本没买多少菜,张艺兴又和吴世勋一人一边拉着袋子晃到了菜市场,之后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两个人一人一个袋子手拉着手回家了。

4.情人节惊喜

睡得迷迷糊糊的张艺兴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揉了揉眼睛转过身把手搭在吴世勋腰上,无意识的撅着嘴说:“世勋呐……今天是情人节诶……”

吴世勋正睡得迷糊,感觉到热乎乎的一团也没细想张艺兴说了些啥,就把他往怀里扣了扣,又嘟嘟囔囔的陷入第二觉,“什么……节啊,困死了……”

“哎呦喂情人节啊,你有没有给我准备啥惊喜?”揉着对面迷迷糊糊的脸,张艺兴笑得酒窝都露出来,“喂醒醒啦~”

把作乱的手抓住往被子里塞,吴世勋睁开一只眼睛看张艺兴,终于清醒了些。吻了吻怀中人的发旋,又捏了捏脸颊上的软肉,才一本满足的长吐气,说着腻歪的话,“要什么情人节惊喜啊,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过情人节嘛~”

被这么一句糊弄住的张艺兴脸红红的把自己想讨个好处的想法忘了个精光。

5.起床气

“世勋,该起床啦~已经七点啦,再不起床上班要迟到了。”张艺兴趴在床头,对着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的人的耳朵小声地唤着。

床上瘫死的人一动不动。

张艺兴无奈的皱了皱眉,叹了口气之后再接再厉:“世勋啊,快起床啊,迟到要扣工资的!”

也许是声音大了点,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在枕头上蹭了蹭之后一脸“我很不爽”的半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展开手臂,语气很不好的嘟囔了一句:“抱。”

张艺兴哑然失笑,凑上去抱了一下,又轻轻的拍了拍吴世勋还迷茫的脸,软软的开了口:“你还是小朋友哦,快点起床吧,我去给你热牛奶。”然后起身打算离开。

还没从床边走开,就被扯住了手腕倒在床上。“我这会有点不开心。”吴世勋的脸离张艺兴的很近,被鼻息扰的脸有点红的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偏了偏脑袋,“那你怎样才开心哦?”

“这样吧。”吴世勋挑了挑眉毛,又压低了声音,“你再亲亲我吧。”

张艺兴有点愣愣的看着吴世勋,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气急败坏的推开吴世勋的脸,却无法挣开吴世勋的怀抱,“你够了哦吴世勋,不要太得寸进尺!”

吴世勋哈哈一笑,低头亲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

也不知道吴世勋最后到底有没有起床,反正张艺兴以后再也没去过卧室叫吴世勋起床了。

6.(假装)忘记对方生日

今天是张艺兴的生日,他想了想,还是给吴世勋打了个电话,“世勋啊,今天晚上我们出去吃个饭吧。”

“今晚?抱歉啊咦兴今晚公司有事,你自己吃吧。”话筒那头传来噼里啪啦的打字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忙,张艺兴不知为何有点尴尬的勾了勾嘴角,又有些沮丧的给吴世勋道了晚安,压掉了电话。

没有吴世勋的晚上,张艺兴一点都不想出去,推掉了朋友们的邀约,连灯都不开张艺兴就缩在沙发的一角发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感觉有人在轻轻的碰他,张艺兴迷茫的睁开眼,看到吴世勋正在摸他的脸,突然觉得很委屈,抽了抽鼻子竟哭了起来,“你怎么才回来啊——”

被张艺兴这么一出吓得吴世勋一愣,赶紧抱住他哄了起来,“哎哟我的宝贝哟你这是怎么了?别哭别哭我不是回来了嘛。”

“你为什么今天加班啊……你是不是忘了今天什么日子了啊!”越说越委屈,张艺兴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世界遗忘了一样,又不想太娘,就憋着,没想到憋的打起嗝来,“今天我生日,嗝,你还不早点回来,你要嗝,干什么啊~”

他声音本来就软乎,一委屈搞得声音更软糯,吴世勋听的好笑,又不敢真的笑出来,只能闷着脸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放到张艺兴手里。侧过头清了一下嗓子,转过头看着张艺兴时表情深情又严肃。

“我怎么会忘了你的生日呢?”给张艺兴抹了抹眼泪,怒了努嘴让他打开手里的盒子,“不看看是什么吗?”

张艺兴泪眼朦胧的看了看吴世勋,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在看清盒子里是什么以后傻傻的捂住了嘴,“这……你什么意思啊?”

拿出戒指套在了张艺兴的无名指上,吴世勋单膝跪地低头亲了亲张艺兴的无名指,又看着他的眼睛,说出了自己想了一天的话,“张艺兴先生,你愿意让吴世勋先生用这枚戒指圈在身边一辈子吗?”

张艺兴嗤的一笑,捶了一下吴世勋的肩膀,在他故意装疼的痛呼声中抱住了他,“废话!当然愿意了!”

7.一方醉酒

今晚吴世勋出去应酬,回来的时候已经醉醺醺的了。

张艺兴接到电话,半搂半拽的好不容易把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吴世勋带回家,又扔到床上。打算去拿毛巾来给吴世勋擦擦脸,就被吴世勋抱住了。

“咦兴……”吴世勋从背后抱住张艺兴,还蹭了蹭,“我好喜欢你啊……”

摸了摸吴世勋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张艺兴低头笑了笑,“我知道啊。”

“是真的哦,我真的好喜欢你啊……不对,不是喜欢……我真的,真的好爱你哦……”把头埋在张艺兴脖颈,又转头亲了亲他的脖子,吴世勋本来就有点奶气的声音更是糯糯的,他哼哼唧唧的又往前凑了凑,亲了亲张艺兴的酒窝。“你的眼睛,你的嘴巴,你的酒窝……我哪里都喜欢,只要是你我都……好喜欢。”

张艺兴也转过头,亲了亲吴世勋的嘴角,微笑着低声说:“傻子,我知道啊。”

因为我也喜欢你,我也爱你。

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

8.逛游乐园

“咦兴!看啊过山车!”

“啊啊啊我不要坐!”

“那你看!鬼屋!”

“不不不我不要去!”

“那你要玩什么嘛,来游乐园总不能什么都不玩吧?哎那里有旋转木马,你要不要去玩?”

“……”

最后还是去坐了过山车,然后面色苍白的去了鬼屋,被吓哭之后又被吴世勋抱抱亲亲哄着去坐了摩天轮。

9.穿错衣物

也许是前一天玩的有点嗨,晚上睡得又有点晚,第二天早上还没有听到闹铃响,结果就是——

“啊啊啊啊啊惨了惨了迟到了!”张艺兴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爬起来,急匆匆的刷牙洗脸之后叼着面包就从衣柜里随手摸了一件T恤就套在头上,还不忘了叫还赖在床上的人。“世勋啊快点起床吃的在桌子上我先走了啊——”

吴世勋懵懂的从床上爬起之后慢悠悠的收拾好自己,打开衣柜一看就傻眼了,“……咦兴,把我的T恤穿走了……?”

冲到公司的张艺兴也发现了这个乌龙事件,懊悔的拍了拍脑袋,然后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面不改色的走进公司。

然后被伯贤给了一记暴击——

“唉艺兴哥你来了啊~”边伯贤凑过来揽住张艺兴胳膊,刚打算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抓住张艺兴三百六十度看了一圈之后爆笑。“这衣服这么大,艺兴哥你不会是穿了世勋的衣服来了吧!”

张艺兴脸爆红,却嘴硬道:“啥啊!我这不是!”他眼珠一转,突然灵光一现想了个好理由。“我老早就想买一件大款的衣服了,这不是世勋有嘛,我也不用买了,省钱!”

伯贤也不拆穿,嘻嘻哈哈的把话题转开了。

10.一起看恐怖片

拉好窗帘关上了灯,营造了一个绝佳的看鬼片的氛围之后,吴世勋看着缩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把脸藏在后面还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的张艺兴,傻笑着过去抱住了他。

“世勋呐……”藏在抱枕之后显得有点闷闷的声音响起,吴世勋低头看了看又缩在自己怀里的张艺兴,挑了挑眉毛,“怎么了咦兴?”

“我们真的要看鬼片吗……?”看着电视上片头出现,张艺兴觉得自己头皮都开始发麻了,“上次哥不是没陪你看电影嘛……我们为什么不看上次你想看的那一部啊……”

吴世勋暗笑,又把张艺兴搂紧了些,“这就是我上次想看的电影啊~”

“啊?”张艺兴都快哭了,他抖着嗓子,颤巍巍的揪住吴世勋的衣角,转过头把脸使劲往吴世勋怀里塞,“为什么啊!看什么不好啊要看这个?!”

张艺兴真的不是胆小,听鬼故事他不会怕,可是要让他看到影像听到声音或者让他去鬼屋和“鬼”亲密接触,那他一定能哭出来;他又属于那种情绪一大就容易浑身泛红,所以当吴世勋笑嘻嘻的把他推倒在沙发上的时候,他已经粉扑扑的了。“因为能看到咦兴特别好看的样子哦。”

吴世勋亲了亲他的眼角,又捏了捏他的耳垂,“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这个样子的时候,我都特别想……”

他舔了舔嘴唇,眼神就像看到猎物的野兽一样,盯得张艺兴颤抖了一下。然后他贴近张艺兴的耳朵,用牙齿碾磨着他的耳垂,“想把你吃掉呢。”

11.某方面产生分歧

“世勋啊,我们买紫色的床单吧~”

“好啊~”

“咦兴啊,我们假期去哪玩啊?”

“你想去哪就去哪呗~”

开玩笑,一个弟控一个大写的“夫管严”,怎么会有分歧啊?

12.洗澡把衣物落在浴室外

洗澡洗到一半,张艺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放在外面没拿进来,他想起吴世勋出去买东西,家里窗帘也拉的好好的。所以他想着反正也没人看到干脆我自己出去拿算了,裹着浴巾就跑了出去。

在卧室里溜了一圈没看到衣服,才发现大扫除把衣服洗了晾在阳台上,又晃晃悠悠的走到阳台拿了衣服打算去卧室穿上。

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门被打开了,看到吴世勋探头进门,张艺兴大咧咧的打了个招呼就打算去换衣服,却没看到吴世勋变得低沉的呼吸声,然后就被从背后抱住了。“咦兴是在诱惑我吗?”敏感的脖子被人轻舔,张艺兴一下子软了腿。

被扛起来丢到床上的时候,张艺兴都没想明白:我只不过是取了件衣服,怎么就变成这种情况了?

13.一方熬夜

年底了,吴世勋把公司里堆的活全拿回家里,埋头苦干起来。

晚上十二点多,张艺兴走到书房看到他还在工作,就知道他今晚肯定是要熬夜了,于是默默的冲了一杯咖啡端过去,站在后面帮吴世勋捏了捏肩膀。

吴世勋抓住张艺兴的手,亲了亲之后就推着他出了书房让他早点睡,张艺兴也没说“我等你”之类的话,点了点头去睡了。

等终于忙完了,吴世勋抬头一看已经快三点了,胡乱清理了一下,走到卧室门口看到张艺兴在床上裹得像个团子一样。

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充满了吴世勋的心中,冲散了他的疲惫,他走到床前,钻进被子里,抱着张艺兴睡着了。

14.裸体围裙

“咦兴我今天在网上看了一个特别好玩的东西。”吴世勋拿着一条围裙,笑眯眯看着张艺兴,一脸无辜的说着流氓话,“你来穿裸体围裙给我看看呗~”

张艺兴也是震惊了,他确实没发现吴世勋还能这么流氓,一脚踢在吴世勋的左腿上疼得他龇牙咧嘴,“滚犊子,要玩玩你自己去!臭流氓!”

一边龇牙咧嘴一边揉腿的吴世勋表示我还能更流氓一点,“行啊,那我穿给你也行啊~哎哎哎你别跑啊张艺兴你给我过来!”

15.花式滚床单

【实在不会花式滚床单那就写写我喜欢的恶趣味吧……不会写肉随便写写】

弱点被柔软的丝带束住,眼睛被领带绑住导致一片漆黑。有点粗糙的大手在一条大腿根部轻缓的拂过。

就像被羽毛拂过一般,酥酥麻麻的闹得张艺兴带着哭腔哼哼唧唧,抓着身上人的后背,另一条没有被照顾的腿难耐的蹭着那人的侧腰。“世……世勋……求你了……让我……嗯……”

清亮的声音带着哭腔,惹得吴世勋眼眶都泛红,但他只是顺着张艺兴细白的大腿往上慢慢的滑动,引起张艺兴更多的颤动,“想要,就叫我哥哥啊,叫了我就给你。”

被憋的难受,张艺兴也放弃了所谓的自尊。腰上使了点劲往上抱住吴世勋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轻的发着气音,那轻飘飘的带着薄荷清香的气流吹得吴世勋耳朵发红头脑发昏,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他丢掉了所有的思维能力,只想把张艺兴压住好好的欺负他。“好哥哥……求你了,给……给我吧……”

拍了一把挺翘的屁股,吴世勋狠狠地扯掉束住张艺兴的丝带,捏住他的下巴就亲了过去,亲着还黏黏糊糊的说:“好,哥哥这就满足你,一定把你操到哭。”

【我到底最后在写什么啊……这一定不是我干的】

题目很好可我写的是啥啊?????

评论(2)
热度(30)
© 高冷的军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