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的军爷

我爱张艺兴!我爱吴世勋!我爱朴灿烈!我爱他们!

Senior Year

来自 @在能吃的时候多吃点才不会亏 的点文,这次是个短篇,可是被废话如我的人写了这~~么长。。。考完了高数我好开心,滚来写文。

预警:OOC,我爽我开心

最后还要无病呻吟一把,觉得尴尬就不要看最后一段了。。。


【正文】

又是一年一度毕业季。

张艺兴整理完自己的领带,站在班门口发呆。

时间过得好快,四年那么长的时间,说过去就过去了。回想一下大一刚到学校的时候,感觉还是一个月前呢。

看见吴世勋拎着领带远远的走过来,张艺兴笑出酒窝,习惯性的接过领带,替吴世勋打起来。“你啊,四年了都学不会打领带,到时候上班该怎么办嘛。”

打好领带,手却还捏在领带上没来得及取下来,就被吴世勋急切又小心的握住了。不是有你吗?他笑嘻嘻的说。

“我都给你打了四年领带了,我又不可能给你打一辈子。”张艺兴笑了一下,把手抽出来,顺着吴世勋的肩膀滑下来,拍了拍他的窄腰。

“走吧。”他勾起唇角,也不管吴世勋有没有反应过来,提起步子就打算离开。吴世勋追上去,不甘心的继续说毕业了我们可以在一起工作啊,到时候住在一起也是ok的啊!张艺兴也只是听着,然后拉起他的手离开了教室。

他其实很激动,真的。

想起四年前刚来到学校的时候,自己真的是太过于内向和低调,在班级里除了和自己的舍友交流之外,基本上再没有和别人说过话。

他以为四年都会这样过去了,却没有想到在自己默默无闻打算当个蘑菇的时候,却被吴世勋这个采菇人发现了。

有一天室友出去打篮球,张艺兴本来想在寝室里看书,却被舍友以:哎呀艺兴你再憋在寝室里都要发霉了,男孩子嘛总是要多出去运动运动为理由,连拉带扯外带用可爱多收买,终于出了寝室。

一出门就被大太阳晒的晕头转向,回过神自己已经坐在篮球场的观众席上。旁边是开学时在学校引起重重争议的系草,看起来还是个小弟弟一样的吴世勋。

察觉到张艺兴终于回过神在观察他的时候,吴世勋转过头对他笑得眼睛弯弯,然后干脆利落的伸出手拉住他的手晃了起来:“你好啊张艺兴,我叫吴世勋,和你是一个班的。”

“啊……我知道你……”张艺兴看着他,无意识的嘴唇微张,看上去有些无辜的样子,之后才有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哎……你怎么知道我叫张艺兴啊?”

明明我在班里那么低调,而且我完全没有和你接触过吧?

吴世勋只是笑,不回答。场上的人挥手叫他上场,他回应,然后回头对他说艺兴啊,今晚上我请你吃饭吧,我想和你做朋友。然后脱了外套轻快的跑上场,上场之后还不忘再对他喊一句:“你别先走了啊!”

张艺兴想张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一脸诧然的眨眨眼睛,郁闷的看舍友打球。

什么嘛,怎么这么自来熟??

球赛结束后,舍友围过来,脸上带着八卦的神情。他好奇张艺兴什么时候和系草大人有了交集,觉得张艺兴简直厉害透了。张艺兴哭笑不得,却又觉得好难解释,也就懒得张口,随便舍友怎么yy。

yy了一会舍友也觉得没多大意思,又看到吴世勋走过来,就笑嘻嘻开玩笑说不打扰他们两个第一次约会,然后赶在张艺兴上脚之前连忙逃的远远的。吴世勋走过来,看见张艺兴笑得酒窝深深的,也不由得心情好起来,便凑过去问他想吃什么,张艺兴害羞,缩着脖子小声说食堂就好。

吴世勋乐的海豹鼓掌,说他怎么这么好养活,张艺兴心里嘀咕,还不是因为和你不熟啊?!最后还是被吴世勋强制着去校外吃了一顿干锅,吃饭的时候简直像是相亲现场,又是交换手机号微信号,又是互相了解的。

一顿饭吃完,张艺兴觉得要是对面是个女孩子,或者自己是个女孩子,那这次吃饭的深度意义可能真的就是相亲了吧。

经过这次约饭之后,张艺兴和吴世勋的关系开始突飞猛进,平时上课坐在一起叽叽咕咕能聊一节课,下课了还要凑到一起去食堂吃饭。舍友看见他们整天凑到一起,开玩笑说感觉自己失宠了,张艺兴找到自己的真爱了。张艺兴捶了他一下,笑骂了一句滚犊子吧。

到了大二的时候,有一天吴世勋神神秘秘的凑到张艺兴耳朵旁边,告诉他自己打算在外面租房子住。张艺兴正忙着写论文,敷衍了事的嗯了两声,连看都没看吴世勋一眼。吴世勋又凑过去捏他的耳垂,小心翼翼的问他愿不愿意和他一起住。

张艺兴“啊?”了一声,平时总是不舍得睁开的眼睛此刻瞪的老大。吴世勋捏着嗓子学女孩子讲话,说好你个张艺兴,终于舍得赏我一眼啦?张艺兴又被他逗笑,心里却有点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我说世勋啊,这事再让我考虑考虑吧,啊?”他怕吴世勋不开心,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吴世勋歪着脑袋看他,半天没有说话,最后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让你考虑一天好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张艺兴翻来覆去睡不着。舍友被他扰的心慌,爬起来哀嚎张艺兴你再翻来翻去的我都要被你搞得神经了!张艺兴道歉,说自己只是在考虑事情睡不着而已。

舍友沉默,然后把床头灯打开,揉了揉自己鸡窝一样的头发坐直了身子。说吧,他睡眼惺忪的看着张艺兴,我觉得你要是不把自己心中的问题说出来我估计今天晚上我都睡不好了。

张艺兴内心愧疚,却又觉得这种机会来之不易,于是就把吴世勋邀请自己和他同住的事情说了出来。

“嗨,我还以为是你爸妈叫你去相亲呢你痛苦成这样。”舍友把手收到脑袋后面,“我觉得这种事还得看你,你要想去住就住呗,在外面租房子不得比在寝室里舒服的多嘛。”他就着昏暗的灯光看了看张艺兴,发现张艺兴满脸纠结的看着他,心下了然,开玩笑说要是舍不得自己也是可以带他一起去的,只不过他不付房租罢了。

听舍友这么说,张艺兴也觉得舒心不少,躺倒也就睡了。第二天打电话给吴世勋,告诉他自己还是决定住宿舍。吴世勋也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开玩笑说张艺兴只知道独宠舍友,不晓得雨露均沾。舍友刚好路过,被吴世勋这句话逗笑,说自己还没有见过像吴世勋这么受张艺兴宠爱的男生,要搁在古代他估计就是独得皇帝恩宠的人了,还在这大言不惭的说什么雨露均沾呢。

大三了之后,张艺兴偶尔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在和吴世勋谈恋爱似的。

刚开始吴世勋搬出去住的时候,每天在学校见面,都会给张艺兴带早餐,刚开始张艺兴觉得不太好意思,回来听吴世勋说是在外面吃完,顺便带的,后来也就接受了;每次到周末的时候,吴世勋就会邀请他还有他的舍友一起到他租的房子去玩,舍友觉得自己和吴世勋关系没有好到可以去住的地步,所以每次去的也只有张艺兴一个人而已。去了之后他才发现吴世勋租的是一室一厅。

“……世勋,你能告诉我,你这只有一张床,我们两个怎么睡??”张艺兴眨巴着眼睛,一脸震惊的指着床。吴世勋双手交叉,一脸正直又单纯。“还能怎么睡?我们两一起呗。”

简直是理直气壮。

张艺兴简直被吴世勋震撼了,他指着床铺的手指颤抖了两下,然后他歪了歪头,皱着眉毛像正在学说话的小孩一样,噘着嘴又问了一遍:“一起?”

吴世勋点点头,然后把他推着肩膀推到卫生间,又把自己穿起来有点小的衣服放到洗衣机上,让张艺兴快点去洗澡,出门之前对他做了一个wink,开一个略带色情的玩笑:“亲爱的你快点,人家在床上等你~”

然后赶快关上门,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张艺兴,傻乎乎的站在卫生间里。

等张艺兴洗完澡,发现吴世勋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的走过去蹲在床边,看着吴世勋的睡颜。

明明醒着的时候看起来冷冰冰的,一点也不好接触的样子,可是睡着之后却像个来自永无岛的彼得潘一样。张艺兴无声的偷笑了一下,又咬着下唇凑的更近了一点。

他伸手停在吴世勋脸上方,停顿了一下又接着慢慢的、放在了他挺直的鼻梁上。

也许是有点痒,吴世勋皱了一下眉头,“嗯……”了一声转醒过来。张艺兴一惊,赶快把手收回来。吴世勋睁开眼,发现张艺兴正跪在地板上,傻愣愣的看着自己。

“地上冷啊,你怎么不上床来?”吴世勋有点着急,赶忙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张艺兴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爬上床闭上了眼睛。

哎哟喂,刚刚怎么有一瞬间,好想亲一下吴世勋啊……

大三有一天,张艺兴又跑到吴世勋的小出租屋去玩。吴世勋正忙着打扫卫生,拒绝了张艺兴一心想要帮他打扫的好意之后,他把张艺兴安排在自己的小卧室里,就开始忙忙碌碌的打扫起来。

张艺兴闲的无聊,又不好意思到处乱跑,就坐在书桌前玩手机。玩着玩着就被桌子上一本没有合住的本子吸引了目光。

ㄨㄛㄒㄧㄏㄨㄢ ㄋㄧ 。

“这什么啊?”张艺兴歪着脑袋看了看,没看懂。他以为是角度问题,又把本子拿在手里仔细研究了一下,“日语吗??”

“艺兴,我好了。”吴世勋打扫完卫生,打算叫张艺兴一起出去吃饭,刚一进门发现张艺兴正在看他的本子,他紧张了一瞬,又想起来张艺兴看不懂,又放松了下来。

张艺兴回头看着吴世勋,对他挥了挥手中的本子。这是什么啊?他问道。吴世勋笑了一下,从他手里把本子接过来。我在学台湾的注音呢,他可爱的偏了偏头,我们还吃饭吗?

张艺兴跳了起来,火急火燎的跑到门边,发现吴世勋还慢悠悠的没有动静,又跑过来拉住他的手往外走,嘴里还说着快点快点我都快饿死了。

吴世勋在后面看着他的发旋,忽然有一种错觉。

“唉,你说,我们像不像是在谈恋爱?”

张艺兴回头对他皱鼻头,“你胡说什么呢?”,耳朵却红了。

吴世勋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有点快。

“哎哎哎,张艺兴!回神了!快点过来!”张艺兴闻声看过去,发现自己的舍友正在对自己挥手,他也挥了挥手,然后站在了他旁边。

吴世勋在稍远的地方看了看,也走了过来,和他贴在一起。

“哟,吴世勋也来了?也对,你们关系那么好,这毕业照一起拍也正常。”舍友越过张艺兴对吴世勋说着,吴世勋点了点头,默默的拉住了张艺兴的胳膊,把他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拍照的人在那里喊着让他们多摆几个造型的话,吴世勋转过头看着正在和舍友讨论摆什么的张艺兴,喉结动了一下,然后开了口。“我说。”

他的声音没有多大,但是同学们都神奇的安静了下来,看着他,想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觉得,毕业照这种东西,我们要疯狂一点才好。”吴世勋还是看着张艺兴,张艺兴也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大家就尽情的发挥吧,好吗?”

同学们面面相觑,然后都像是反应了过来,闹哄哄的找起了自己想找的人,打算摆个疯狂的造型。

只有吴世勋和张艺兴站在中间,拍照的人看大家造型都摆得差不多了,就说三声之后开始拍照。

一,二,三。

“三”字还未出口,吴世勋突然弯腰,一手揽住张艺兴的腿弯,一手揽住张艺兴的后背,一个用力把他公主抱了起来。张艺兴受到惊吓,反射性的搂住了吴世勋的脖子,让两个人贴到了一起。

听到“三”字一出,吴世勋手臂往回一勾,轻轻的亲到了张艺兴的酒窝上。

张艺兴只觉得自己脸颊上有一个软软的东西贴了上来,就那么一瞬间,他僵在了吴世勋怀里。

等被放到地上站好,他都有点没缓过神来。他转过头看着吴世勋,发现他也在笑着看自己,便没忍住的红了脸,脚步踉跄的打算离开。

还没有出去一步,就被抓住了手腕。“你跑什么?还没照完呢。”

张艺兴转过头去看着吴世勋,“你什么意思啊?”他有点难过。

你什么意思啊,你当我是谁啊?

“我没有别的意思,艺兴。”吴世勋还抓着他的手腕,他不敢放手,他怕一放手,张艺兴就要跑的找不见了。“我们是朋友吧,艺兴?”

是朋友吧,是最好的朋友。

张艺兴不说话,也不管拍照的人让他们接着摆pose的声音,他只是看着吴世勋,皱起眉头,慢慢的眼里都泛起泪水。他低下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当然是,我们是朋友啊。


你是我灰暗记忆里那为数不多的亮色,你还是那个记忆力拿着领带尴尬的不知所措的青年。

但是,就在今天,我要和你说再见。

再见了,我的青春。

再见了,那个少年。

我们来日方长,好聚好散。


END


评论(2)
热度(13)
© 高冷的军爷 | Powered by LOFTER